页面载入中...

传染病学专家:无症状感染者出现将增加防控难度

  在嘉宾对谈环节,春晓从女性视角展开分享:“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回首看自己的过往,二十多岁的我忙着讨好异性,想让喜欢的男孩子喜欢我;三十多岁的时候,我开始想更多地讨好世界,证明自己生命独立存在的价值;等到了四十多岁,我才意识到讨好自己比讨好别人更重要,要让自己生活过得更轻松。接受自己的衰老,接受自己的皱纹,如果一个人天天活在沮丧和嫉妒的那种日子里,那对他来说什么都是一种虚像。我从小到大都因为长得不够漂亮而自卑,我真正的不焦虑是不再讨厌自己的容貌,与自己的内心达成和解”。刘少华也分享了他在人生三十岁到来之际的男性焦虑,从生理体力到面容精力再到内心深处的天赋焦虑和理想动摇,从背叛内心的职业信仰到焦虑迷茫再到寻回自己,不断突破,“要学会用两个肩膀挑起自己,一方面是职业的你,在职业上,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尽全力,能做到100%,绝对不付出90%;另外一个肩膀是在职业做到100%之外,你内心真正热心的理想和事业,需要用另一个肩膀挑起来,并要接受为此而付出的代价,时间的代价、身体的代价等。”

  在现场互动环节,数十位观众踊跃分享了自己的人生当下困惑与焦虑,有的是人生历经生死沉浮,事业大起大落,有的是从体制内到自主创业面对的各类挫折,有的则是平凡日程生活里的家庭困境……但所有的嘉宾与观众都在真实、坦荡的分享中开启了一次匆忙人生中心灵的愈合与休憩。

  厚弟几十年来的画作,选择的是一条“幽姿”的道路。我们的一位世伯、南社诗人田名瑜的一首诗谈凤凰文化的头一句就说“兰蕙深谷中”,指的就是这种气质。

  说一件众所不知的有趣小事。八十多年前,我们家那时从湘西凤凰老西门坡搬回文星街旧居没几年。厚弟刚诞生不久,斜街对面文庙祭孔,我小小年纪,躬逢其盛。演礼完毕,父亲荣幸的分到一两斤从“牺牲”架上割下来的新鲜猪肉,回到古椿书屋,要家人抱起永厚二弟,让他用小舌头舔了一下孔庙捧来的这块灵物,说是这么非同寻常的一舔,对他将来文化上的成长是有奇妙的好处的。

  想想当年,这对儿夫妇对于文化的执着热衷,是一个多么温馨的场面!他们那时的世界好纯洁,满是充满着书卷的芳香……

  过不了几年,湘西的政治变幻,这一切都崩溃了。家父谋事远走他乡,由家母承担的供养五个男孩和祖母的生活担子。我有幸跟着堂叔到福建厦门集美中学读书,算是跨进天堂,而遥远的那块惶惶人间,在十二岁的幼小心灵中,只懂得用眼泪伴着想念,认准那是个触摸不着的无边迷茫的苦海。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传染病学专家:无症状感染者出现将增加防控难度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