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海南最大涉黑案及“保护伞”案一审宣判:主犯死刑

  “听说在这里杀死了两万多人。还有的说法是四万人。。。。。。据说是南京周边地区被战祸所逼准备去城里避难的完全没有战斗力的逃难民众。但部队让他们集中在这片沙滩上,断绝一星期左右的粮食。既不给吃也不给喝,就这么弃之不顾。在我们来清理的前夜,两个机枪小队奉命一齐从路上朝集中在下面沙滩上的人群射击。发布此令的高级军官大概认为:对方没有防备,加上已断粮一星期,体力已消耗殆尽,两个小队的机枪就足够了。而他们失算了。他们忽视了那些面临死亡的人们发疯般挣扎所爆发出的异常力量。没喝一滴水的两万民众,对日军的仇恨所形成的能量是多么可怕的力量。那些因暂时胜利而得意忘形的军官们是根本无法估计的。

  夜幕刚一降临,机枪就咆哮着开始射击了。“哇”地一声,难民们怒火一下爆发出来。刹那间他们意识到喷着火舌的机枪意味着什么。他们大声呐喊着雪崩似地朝着机枪小队冲过去。毕竟是潮水般人群,就像聚集着覆盖整个宫城广场的人群,满腔怒火地蜂拥而至,两个机枪小队一下被冲垮了。

  方成有三枚闲章,分别刻的是:“我画我的”、“北京老广”和“中山郎”。他说自己的闲章不及侯宝林的幽默,侯宝林有一枚闲章叫“一户侯”,才是真正的幽默。

  方成身体惟一的遗憾是耳朵不大好,用他的话说,全身零件都好,只是耳朵这个零件出了问题。但他又说:耳背好处不少,“文革”期间政治运动多,经常开会浪费时间,但他的时间被耽误的不多,因为开会时台上讲什么根本听不清,他想的全是自己画画的事。

  (作者刘双平,系文化产业专家、幽默研究专家、文化学者)

  全国人大代表建议修改文物保护法强化文物保护与利用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海南最大涉黑案及“保护伞”案一审宣判:主犯死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