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毕啸南对谈万方王可然:人生如何与父母说再见

  作品的文本内容是一位视障少女所喜爱的两句诗,从诗的字面意义上,可以理解为她——个体——对自我的激励或者对未来积极的期许。但在此处,作品将盲文直接“书写”于草皮上,把这种个体的感受“种”回大地,文字似乎转为这片土地本身的发言。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作品中发声者的彼此转化,还原了乡土与个体之间的关系。乡土无法自我形成,而是需要个体的回应,彼此的意义才可成立。再进一步说,唯有如此,乡土与个体之间,才可彼此活化。

  产于澳洲的速生桉树,已经被当地大面积种植,也许要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可以看出速生桉树对当地植被的影响,而那时,外来物种早已成为本地物种了。随着桉树快速的生长,树与树之间的间距会越来越小,树冠和树根慢慢会长成一体,形成一个有机的围合空间。人进入里面,如同坐井观天,无论内部外部都会成为独特的景观。让这个作品,成为入侵物种的纪念碑和观测站。

  “守望原乡”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

干掉萨达姆以来,美国在伊拉克最尴尬时刻 | 京酿馆

admin
毕啸南对谈万方王可然:人生如何与父母说再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