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海之春”新春文化季:“戏聚海淀”演绎幸福人生

  据史料记载,公元1259年,成吉思汗之孙、蒙古帝国大汗蒙哥本人在重庆合川钓鱼城下“中飞矢而死”。于是,世界历史在钓鱼城转了一个急弯,正在欧亚大陆所向披靡的蒙军各部因争夺可汗位置而急速撤军,全世界的战局由此改写。钓鱼城因此被誉为“上帝折鞭处”,南宋也得以延续二十年。在钓鱼城下出生、长大的诗人赵晓梦,怀着对故乡深沉的感情的凝结,用10余年的时间收集钻研史料,写作大半年,创作出1300行的长诗《钓鱼城》。这部长诗,既是赵晓梦的第一部长诗,也是首部反映改变世界历史的“钓鱼城之战”长诗作品。长诗《钓鱼城》所叙写的虽是这场艰苦卓绝的战争,但它并没有依照历史的时间连贯性而次第展开,它由攻城者、守城者和开城者三个方面的主要人物的内心自白构成全诗,一共三章。第一章《被鱼放大的瞳孔》,以蒙哥开始,蒙哥夫人、前锋总指挥汪德臣押后,披露了这三个人在弥留之际的遗憾、痛苦、仇恨、挣扎。第二章《用石头钓鱼的城》,展开了钓鱼城守将余玠的无奈、王坚的郁愤、张珏的悲凉。第三章《不能投降的投降》,王立、熊耳夫人、西川军统帅李德辉相继登场。今年1月,《草堂》诗刊用23个页码推出了这部长诗;4月底,《钓鱼城》长诗单行本由小众书坊出品、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引起诗坛关注。

  在研讨会上,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对《钓鱼城》进行了深入的分析。首先他认为赵晓梦选择“钓鱼城”这个题材好,“我们民族的历史中有很多至今不为人熟知的英雄业绩,‘钓鱼城之战’就是其中之一,它在一个世界规模的事件中发挥了影响,一根钓竿钓起了世界,它值得被书写。诗人赵晓梦做了个‘大梦’”。

  长诗的写作,最能考验一名诗人的功底。李敬泽谈到事关历史的长诗如何平衡叙事性与抒情性。他高度认可赵晓梦在《钓鱼城》的写作中,舍弃了人对人的外部的观察,而力图从内在性抵达史诗效果。“对历史上这样一个非常宏大、复杂的大规模事件进行创作,很有挑战性,但赵晓梦用了一个很巧的办法,史诗包含着大规模的人类行动,是大规模的人类行动的记忆。行动包含着叙事,你就要讲事。现在不仅不是讲事的问题,赵晓梦把笔都放到了每个人的内部,也就是说对人的外部的观察度舍弃了,直接从内部去看,这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大胆和非常有意思的办法。”

  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休市后,武汉市卫健委称在市场内采集环境标本进行检测。目前,检测结果发现部分样本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同时,对其他市场也进行了初步调查,尚未发现与感染来源有关的线索。

  朱华晨介绍,到目前为止,华南海鲜市场内销售的各类水产、家禽、野生动物等都无法完全排除“嫌疑”,但具体什么是真正源头还需进一步调查研究。

  在其看来,从泰国的输入性病例来看,患者并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但去过其他生鲜市场。“活动物会携带各种各样的病原体,而且未必会表现出相应症状。当人类经常有机会去接触它们,如果刚好在免疫能力比较低下的时候,或者是遗传上刚好存在一些薄弱、敏感因素的话,那么就可能会被其中的某些病原体所感染。”

  判断病毒是否具备人传人的能力,需要通过流行病学特征与接触史、病毒序列特征与进化关联性,以及人群的传播模型进行分析。朱华晨说,通常来说,如果出现家庭聚集性病例、医院内感染,或者是社区性暴发,就要高度怀疑是人传人的可能性了。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海之春”新春文化季:“戏聚海淀”演绎幸福人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